国际新闻

合一亚洲是述评:英国“脱欧”沉思录

原标题:述评:英国“脱欧”沉思录

  新华社伦敦3月29日电 题:述评:英国“脱欧”沉思录

  新华社记者桂涛

  3月29日是英国原定的“脱欧日”,尽管“脱欧”日期已正式推迟,但这一天仍将在围绕“脱欧”的争吵、迷茫与愤怒中度过。

  自2016年6月“脱欧公投”以来,“脱欧”进程就始终牵动各方神经,成为观察西方体制、经济全球化与地区一体化进程的窗口,也成为映照人类社会发展经验教训的镜鉴,引发人们深思。

  “脱欧”折射民生与发展问题

  英国“脱欧”,究其本质是近百年来在地缘影响力上不断衰落的英国主动调整自己与欧洲及世界的关系,以及重新校准自身定位的一次最新尝试。这一尝试的背后,是延宕数百年的英国与欧洲关系问题,但更是英国自身的发展与民生问题。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不平则鸣。只要在英格兰北部的传统“锈带”地区走一走,和当地的老人们聊一聊,你就能感受到老工业基地衰落给英国人带来的困顿与愤怒。

  斯托克是英国“脱欧票”比例最高的地区之一,当地人对自己的收入过去十年没有增长颇为不满。数据最能说明这种愤怒的来源:英国“最支持脱欧地区”居民的年收入比“最反对脱欧地区”要少40%。

  这种情绪肇始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积累于中产阶级的收入增长停滞,加速于移民涌入与难民危机的冲击,最终在“脱欧”事件上发作。

  英国领导人也意识到这种愤怒与不满。首相特雷莎·梅曾几次强调:“‘脱欧’绝不仅仅是英欧关系变革的问题,而是要改变英国国内现状的问题,特别是对那些感觉被‘抛弃’的人来说。”

  利益博弈让“脱欧”成了政治赌局

  用全民公投的方式决定是否“脱欧”,这是英国政客一系列政治赌博的开始。成竹在胸的卡梅伦政府本意是将全民公投作为政治施压手段,却没想到点燃了民意的火药桶。一些媒体评论:西方“民主之母”遭遇民主之困。

  许多人投票时并非投给英欧关系,而只是要用手中的选票表达他们对现状的不满。

  社交媒体上更容易得到传播的是“情绪”而非“事实”,右翼政党领导人用“脱欧后英国每周能省下3.5亿英镑”等谎言煽动民粹情绪,这些因素一同导致了政客们的失败豪赌。

  英国启动“脱欧”谈判后,保守党内、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联合王国的各部分都围绕“脱欧”出现争斗,英国民众、舆论及政坛都被“脱欧”深深撕裂。

  一些政党在“脱欧”辩论中“为反对而反对”;苏格兰地方政府趁机提出“苏格兰独立二次公投”议题,并在英国与欧盟谈判陷入困境之际几次要价。

  近来,英国执政党与反对党内均出现“反叛议员”,他们在议会下院结成独立团体,以“独立议员”身份投票。一些议员说,他们无法忍受所在政党在“脱欧”问题上盲目按政治站队、不顾人民利益。可以说,“脱欧”这样涉及重大国计民生的政治决策已经被党派与利益团体绑架。

  地区一体化与国家诉求出现适配难题

  有人预言,英国“脱欧”将是欧盟崩溃的开始,这或许有些危言耸听。也有人深思,欧洲一体化遭遇的困境是否是“脱欧”的诱因之一,这恐怕多少有些道理。

  在加入欧盟40多年后,英国为何对欧盟失去兴趣?伴随着欧盟一轮轮的东扩,欧洲一体化发展进入“深水区”。扩张虽然使一些老成员的经济受益,但成员国之间的经济水平与价值观差异也导致冲突与分歧,利益博弈不断冲击团结精神,欧洲一体化之梦与国家本位主义也屡屡碰撞。

  从债务危机重创欧元区,到难民危机引发欧盟内部争吵不休,从高福利难以为继到失业率居高不下,从民粹势力在欧洲多个国家抬头到“黄马甲”式街头运动此起彼伏……欧洲大陆的窘境,令海峡对岸的英伦三岛离意渐生。

  分歧的种子其实早已深埋。过去数十年中,英国公众对欧盟制定的单一货币、统一欧洲等宏伟目标反应冷淡。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不足30%,英国是欧盟成员国中投票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而欧盟制定的一体化产业和贸易政策又让服务业密集程度全球最高国家之一的英国感到不适。

  民族国家与一体化如何适配?一体化扩张的步子应该迈多大?如何对待一体化进程中的新成员?欧洲一体化走到今天,这些都是值得思考并妥善处理的问题。

  经济全球化的问题难以靠“逆全球化”解决